新選組在近藤勇與芹澤鴨的帶領下日漸壯大,不少人或慕名或求職而來,隊內也日漸混雜

文久三年(一八六三)八月二十五日,長州的間諜們也假意佐幕而入了隊

分別是,越後三郎 御倉伊勢武 荒木田左馬之介 松井龍三郎這四個人

近藤勇與芹澤鴨知道他們就是長州的間諜仍然讓他們入隊,再讓自己人與他們混熟,希望藉此反間談查出長州志士的動向

被授與此項命令的是永倉新八

永倉新八雖然年輕,但周遊列國的修行使他看起來成熟許多,與人周旋方面比其他隊士更有一套,土方歲三便是看中的他沉穩,令其與四人交好,卻未點破間諜一事

於是新八每天跟著這四個人出出入入,稱兄道弟

 

御倉伊勢武一有機會就像近藤勇進言:「經過多方探查,長州一方想對新選組屯所放火來討伐我們的說法日漸高漲,近藤先生您在這裡實在太危險了,應該立即撤退到安全的地方才好.」

御倉打的如意算盤是,一但近藤勇不在屯所內,便開始在局中招募有心反叛的同志,進而在內部使新選組混亂

一知道御倉有這種打算,土方歲三開始想要殺了這四個人

但是就這樣悄悄地不帶痕跡地殺了他們,似乎又有點可惜了,應該要讓他們幹點什麼,物盡其用再來殺,土方想

此時,正值近藤一派欲肅清芹澤之際,原本想將這四個人延後處理的,但芹澤的暗殺計畫中,需要一個人最先飛身而去砍殺芹澤

這個工作相當危險,因為他必須引走芹澤的注意力,使後面埋伏的人有機會暗殺他,當然,被劍術高強的芹澤殺死的可能性也很大

這個角色,非御倉莫屬了,土方微微笑道:就算被芹澤殺了也很理所當然,還省了我們動手的麻煩

御倉本人不是不了解這項任務的危險性,但是在他看來,如果暗殺芹澤成功,就算除掉一個大麻煩,接下來只要把近藤、土方和沖田也殺死,剩下的隊士不過是群烏合之眾罷了

土方和御倉兩人各懷鬼胎地向親信述說自己的計畫,此時新八已察覺御倉可能是長州的間諜了

 

後來暗殺芹澤一事成功,御倉也毫髮無損地活下來,繼續留在新選組

十二月中旬,御倉伊勢武 荒木田左馬之介 永倉新八 中村今吾四人一同去了祇園,在荒木田推薦的店內度過愉快的一晚

將近半夜十二時許,御倉與荒木田移動到旁邊的房間,永倉有點訝異,便藉著紙門的隔縫窺去,裡頭竟然坐著十來個長州人,正與御倉、荒木田低聲密談

此時永倉藉口不勝酒力微微靠向紙門,不料竟聽見長州那些傢伙正打算趁今晚殺了自己

之後,永倉繼續以醉酒為由欲回自己房間,御倉與荒木田聽到便迎了上來假意關心,永倉道:「哪 已經很晚啦,差不多要去睡啦!」邊裝作步履蹣跚的樣子

御倉與荒木田見狀,邊勸永倉好好休息,一邊要永倉把隨身的短刀交給宿屋的女將:放輕鬆好好睡吧!他們說

說著就伸手拿過永倉的短刀交給女將.

永倉來到自己房間,一個不穩跌了進去,一旁的中村金吾見狀,趕忙上前觀照,嘴裡說著:「哎呀~今晚就請好好放鬆休息一下吧!」一邊利用身形將自己的短刀藏到永倉的棉被下

 

半夜二時許,御倉伊勢武和荒木田左馬之介來到永倉新八的寢室,假意熟睡的永倉聽見腳步聲,連忙爬起來裝作沒有睡著的樣子,門外二人見狀不敢輕舉妄動,只好等待永倉再度躺下睡著

約三時左右,天已欲明,"看樣子就快天亮了啊...等天一亮就趕緊回去吧"永倉自言自語著,卻又叫喚女將拿酒來喝

御倉和荒木田見永倉毫無睡意,悻悻然離開了

 

此時永倉起身打開窗戶,一個黑影躍入,竟是齋藤一

"你想一個人動手嗎?"齋藤質問道

原來,長州有間諜混進來的事情在隊內已經傳撥開來,有些隊員收到御倉等人的招募,這件事傳到平時素與一般隊士交好的藤堂平助耳裡

藤堂注意到今晚永倉與御倉一行人出遊未歸,擔心永倉的安危,便向沖田總司告知此事

"啊~如果新八背叛我們的話,我會殺了他的!"沖田笑道

"拜託~重點不是這個吧"藤堂見沖田完全不在意,只好轉與齋藤一商量此事

"我們是不是要去支援一下永倉先生呢?"

"那傢伙不用別人擔心"齋藤落下這句話就離開了,藤堂只好默默地回到屯所

不料此時,齋藤竟然出現在永倉身邊

"哼!這兩個傢伙想殺俺呢,等天一亮回屯所的路上,老子砍了他們!!"永倉怒道

"別一個人蠻幹,土方已經訂了肅清的計畫,現在殺了他們會打草驚蛇,先把他們帶回屯所."

永倉無奈,第二天,一行人又回到新選組的本據地.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