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勇是以特別待遇將間諜四人迎入隊裡的.

這其實是土方歲三的作戰計畫:先是給予百兩的謝金,並且不限制門限讓他們自由地出入 徹底不監視他們給予極大自由的作戰方式

 

永倉回到屯所之後已經確信了這兩個人是長州一派的間諜無誤

而御倉等人也因此越來越放鬆,認為自己已經得到新選組權力中心的信任

土方歲三見時機成熟,便對永倉下達了肅清的命令.

 

永倉要齋藤一與沖田總司配合他,趁他與御倉等人攀談時,從後面以脇差刺殺他們,沒想到沖田一口回絕了

"從後面殺人這種不光彩的事情我才不幹,就算是決鬥我也不會輸!"

永倉沒辦法,只好找林信太郎幫忙

三人從趁著御倉與荒木田兩人正要出門,走到前川邸前,由永倉上前觀照,齋藤與林則躲藏在御倉身後

正當荒木田開口邀約永倉同行時,永倉一個眼色,齋藤與林從兩人背後衝出

齋藤刺向御倉,林刺向荒木田背後,藉著身體衝力,直至刀柄全部沒入腰間

御倉與荒木田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只看到自己的肚子差出一段金屬物體

直到血花飛散才知道自己被刺殺了

"這樣不光彩的事沒關係嗎?"永倉問齋藤與林

"殺人嘛分什麼光不光彩的"林說,"對吧,齋藤?"

齋藤稍微沉默,說"...我習慣了..."

 

不願意用暗殺方式的沖田拿著刀,與藤堂衝進隊士們的房間,要討伐越後和松井兩人

但兩人早聽到風聲從窗戶跳出逃得不知蹤影了

沖田見狀,拔刀踏了進去,想找出是不是有其他同黨

意外地,楠小十郎、松永主計兩人臉上血色盡失,大叫一聲拔腿就跑

楠被守在門外的原田左之助一拳打中鼻樑,血流如注地被逮住了

井上源三郎則朝松永追去,

這個松永是個飛毛腿,腳程很快,在房裡東奔西走地,年長的井上追他不即,一怒之下拔出刀來砍

卻只讓松永受輕傷而逃走了

 

此時,被逮捕的楠小十郎連被送到近藤勇面前的機會也沒有

原田一抓住他就哇拉哇拉地大喊著:卑鄙無恥 死間諜 去你媽的 一堆髒話

然後哇一聲地把他的腦袋砍下來

趕到現場的土方氣地臭罵:"你這個白痴,抓住了就要留活口,我還有話要問他啊!!"

原田毫不客氣地說:"這種背棄他人信任違反武士道的傢伙,每個人都可以砍了他啊!!"原來,原田左之助一直到剛剛才知道有間諜這一回事,想到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裡就很生氣

土方看到間諜已死,已經無法再往下追究,這件事情只好到這邊了

 

 

傳說 ,送這四個人過來的,是長州志士的頭領,桂小五郎

自八一八政變,長州受到打擊後,新選組的名聲在京都日漸高漲,幕府給了豐厚的賞金

因此新選組對長州志士的逮捕肅清也越來越熱衷,店家對於新選組的搜查像鬼神一樣敬畏

這樣的權勢,卻沒有衍伸出大亂子,大概要歸功於土方歲三的鐵血政策約束

親眼目睹間諜被肅清的隊士們,更是不敢稍有踰矩,

否則,輕則禁足,重則切腹,而且萬一被當成間諜可是不得好死

鬼副長的名號也因此越來越響亮了

 

 

=======================================================

本文改寫自<新選組與沖田總司>-木村幸比古 一書(PHP 2004)頁109~114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