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回想起來
之前我曾經信誓旦旦的說
研究所絕對不念法律的東西,要唸也要念自己喜歡的
不然寫論文會很痛苦

我.....我真是個白痴啊!
這句話當初就應該要大大的給他寫個幾十公尺外都看的見的字 貼在天花板上啊!

好懷念以前準備考試的生活,只要唸書就可以了

如果今天報告的題目是
新選組與劍客迷思 或是 
幕末開國論與勤王論之相輔相成 還是
真田家在戰國時代的地位 甚至是
霧隱才藏與猿飛佐助的關係......(炸)
之類的
我一定會寫的很爽, 
而且心甘情願的泡在書堆裡

之前某校長要我們交個報告,關於兩個革命-法國大革命與工業革命
我想說這有什麼難,從國中就開始寫的題目!
結果 
某人問:是法國大革命先還是工業革命先?
我:應該是工業革命吧
某人:那法國大革命是幾年?
我:.....到底是一七七六還是一七七九呢
某人:那工業革命是什麼時候?
我:我只記得一八六四年是池田屋事變.....囧!

對啦,我就是只記得那些有的沒的
這就叫做犯賤
犯賤啊!

請問教授
可不可以寫
論保安制度於日本治安維護體系中的地位-以新選組為例
這樣
(好像勉強可以跟法制史沾上一點邊)


創作者介紹

Silver dust lane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rian
  • 我覺得...乾脆你自己當教授比較快耶.....
  • ycbc
  • <br />
    <br />
    驚!!<br />
    <br />
    我怎麼覺得"某人"好眼熟...<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