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人討厭的女主角──女性的厭女傾向Misogyny

厭女傾向(Misogyny)在文學與宗教裡,可以找到許多蛛絲馬跡,曾經被女性主義者拿出來專文解析。有趣的是,少女看待漫畫裡的女性角色,也隱隱潛伏著這樣的態度。

台灣的漫畫市場上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日本漫畫,綜觀台日兩地讀者的口味,有些部分一樣,有些則差別很大,對女主角的要求條件就是其中之一。當《夢幻遊戲》正流行時,台灣少女讀者幾乎一面倒的討厭女主角夕城美朱,理由五花八門,大致可以歸納如下:夕城美朱身為朱雀巫女,但在漫畫裡面根本是個包袱,又貪吃、又什麼都不會,卻受到大家的保謢,男性角色都喜愛她,根本沒有道理!她的敵手青龍巫女本鄉唯,反而比較受到台灣少女讀者喜愛。

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美少女戰士》的女主角月野兔身上。在動漫網路討論區裡,很明顯的可以感受到,少女讀者無法忍受這一類沒有長處、花痴、看起來很笨拙的少女,竟然能集眾帥哥之目光於一身,擔起「主角」這樣重責大任。反觀日本國內舉辦的角色人氣票選,從出版社、渡瀨悠宇公認的漫迷網站、一直到普通漫迷架設的個人網站,一路下來,雖然美朱不是第一名,但也都比第二女主角本鄉唯的票數高。日本漫迷覺得她很有朝氣、貪吃的樣子看起來很有趣,她對男主角鬼宿一心一意、又很重視朋友,整體來說,就是覺得她很可愛。

日本漫畫的基本策略,就是將主角設定為平凡、與讀者年齡相近的人物,以拉近少女讀者與角色人物之間的距離,使讀者產生認同感,將自己投射在「她」的身上,引起閱讀的興趣、進而喜歡這部作品。夕城美朱是很典型的少女漫畫主角設定。這種「無用女」的少女漫畫設定,就好比「熱血男」的少年漫畫設定一樣,都是漫畫的基本公式之一。但是,為什麼在台灣,夕城美朱的個性就不吃香了?

另一方面,一樣是笨手笨腳、一樣是漩渦的中心、同時也是整個冒險團隊的弱點,必須處處受到大家的保護,但《來自遠方》的女主角茜如,就頗受好評。她毫無自覺自己是「覺醒」,將會使天上鬼復甦,無意間墜入異世界,這個充滿怪物、幻想生物的異世界,使她飽受驚嚇。雖然笨拙又無戰鬥之力,只能受男主角伊克的保謢而已,但她不自憐自哀,一心一意努力適應截然不同的環境,學習當地語言,並且以「做我現在能做的事」期許自己,茜如贏得了台灣少女讀者的心。

這可以從兩地的女性心理差別來分析,台灣少女讀者通常較有自信,心中所認同的女性類型,是以自己的努力獲得周圍人們的肯定的女孩。因而對於集貪吃、魯莽、或者其他負面因素於一身的女性角色,居然能贏得周圍人們的喜愛,甚至最後還擄獲了男主角的心,使台灣少女難以接受,心生排斥。在日本原作中想表達女主角的「可愛感」,卻成了台灣少女討厭她的主因。

吉田秋生的漫畫《YASHA夜叉》,由導演兼腳本的佐藤嗣麻子改編成11點檔的深夜連續劇。有末靜和雨宮凜是一對經由一連串實驗、人工授精下分別誕生的雙胞胎兄弟,擁有遠高於常人的五感能力和智能,兩人處於互相對立的狀態,彼此爭鬥。漫畫版主角有末靜的知心好友叫永江透市,只是個普通人,手無縛雞之力,在打鬥中經常被捲入,成為敵人脅迫靜的籌碼。

連續劇中,透市的性別被改成女的,名字叫永江透子,一樣都是主角有末靜心中的牽掛,但「她」卻被《YASHA夜叉》的女性觀眾所討厭著。女性觀眾覺得她礙手礙腳,拖累大家,根本是個累贅。但是,以類似設定在漫畫版中活躍的永江透市(男),女性讀者卻沒有這種反應。女性看待女性,標準通常比較嚴苛。

《夢幻遊戲》的夕城美朱,和《天使禁獵區》的無道紗羅,都在友情上有相當強烈的戲分演出。《夢幻遊戲》夕城美朱和好朋友本鄉唯,在圖書館讀書、準備考試時,意外闖入圖書館禁區,開啟了傳說中的禁書《四神天地書》,進入書中的世界,遇見人口販子,兩人被男主角鬼宿所救。因為同時喜歡上鬼宿,但鬼宿喜歡的是美朱,使得小唯心中充滿了嫉妒,加上有人從中挑撥,因此小唯敵視美朱。為了化解小唯的誤會,美朱潛入敵境,在敵人環伺下,冒著危險,仍然努力傳達想要重修舊好的心意。

《天使禁獵區》裡,紗羅的好朋友齊木翠雀,喜歡紗羅的哥哥剎那,當翠雀發現剎那喜歡的人是紗羅以後,心中湧起嫉妒,難以消除。因為被怪物占據了意識,翠雀對紗羅說出了相當尖酸刻薄的話。後來翠雀被怪物吞噬,整個人融入電腦遊戲之中,化為一根根電線占滿了整個房間。紗羅看到好友已經面目全非,非常傷心,表示心甘情願死於她的手下,她的誠意,化解了翠雀的嫉妒,甚至反過來保謢紗羅不被天使所殺害。

總而言之,女性之間複雜難解的友情關係,似乎不是台灣少女關注的焦點,所以美朱和紗羅精采動人的台詞,樂意為朋友犧牲自己,並沒有為她們加分,她們還是被台灣少女所討厭著。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無論美朱或是紗羅,她們與好友反目成仇的理由,不約而同的,都是因為男人。看起來隱隱有著「情場得意者對敗者的憐憫」這種意涵。莫非是因此,才使她們無法獲得台灣少女的認同?

在漫畫的虛擬世界中,少女讀者幻想著可以在其中和其他角色一起參與冒險、成長。就漫畫整體情節設計來看,讓女主角適時陷入困境或某個瓶頸,可以引出新情節,更多的經典對白,增加戲劇效果;然而,就少女讀者的眼光看來,這樣的女主角,根本就是冒險團隊中的絆腳石。

《天使禁獵區》裡的女主角無道紗羅,當她挺身,為了救哥哥兼戀人的剎那而死去,啟動了東京毀壞的預言,促使剎那以「救世主」的身分覺醒。剎那面對傳說中的天使亞當.加達蒙賦予的責任,他選擇救回紗羅而下冥府。從這一刻起,紗羅就註定了是個等待被人拯救的公主。

這種「被王子(或大家)拯救的公主」,顯然不是台灣少女漫畫願意投射自我的形象,以致於台灣的少女讀者無法認同她們,甚至討厭這樣的角色。

以上文章出自<少女魔鏡中的世界>傻呼嚕同盟/著
http://www.books.com.tw/books/series/series9867600010-2.php

----------------------------------
對於同樣是女主角 日本台灣的女性讀者反應不同這段
倒是說的挺生動
情場勝者對敗者的憐憫
挺有這麼一回事的不是嗎?
簡單的來說
我們實在不能接受一個沒用包袱卻受到所有人喜愛的鬼設定
現實中才沒這種好事呢!
說穿了,不過就是忌妒心??

創作者介紹

Silver dust lane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
  • 完全同意!
    說穿了就是忌妒心

    同樣的道理可以套用在很多事情上面
    難道小唯聰明就應該喜歡她嗎?
    難道年資很老就要升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