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到某篇張飛流水帳日記影響,開始寫這東西
下一篇什麼時候出來?不知道 哈哈

注意!!!相當惡搞!以鄙見亂寫一氣,切勿點入 以免氣血攻心


雲長覓得兄長歸 子龍初到蜀漢營

雲長日誌

自從與大哥失散後,我是懊惱得茶不思飯不想,窩在曹賊這兒實在有損我的名譽,要不是文遠那三罪言之有理我也不會悶著頭進來。
大哥啊!我實在想你想好苦,只好在這兒寫日誌聊以慰藉。
曹賊底下名士甚多,姓荀的姓賈的姓郭的,文遠公明還有那個夏侯惇,個個不能小覷,我實在很為大哥擔心,他底下除了我們兄弟倆誰也沒有。大哥啊,你身在何方?
話說回來,曹賊著實待我不薄,也許我應該改掉稱他賊的習慣。曹賊...不,曹公打從我一進門便送了許多東西,看著我的眼神更是直溜溜的,無奈我已與大哥有生死兄弟之誓,今日大哥邈無信息,實在無暇分神管他人。曹公以赤兔相贈時,我的心理仍想著大哥,回想起來,當我說出「若得兄長下落,可一日而見面矣」時,曹公的眼神彷彿受了很大的打擊。唉!雲長罪過。實在是我心裏只有大哥一人啊!
有些東西你很想要但卻得不到,而那些不想要的卻在你的腳邊堆積如山。
在我好不容易從孫乾那得到大哥的消息後,披星戴月也要趕去。那些擋在我面前連名字都忘了的,我一個不剩全給殺了。一個人最重要的就是忠義,沒了忠義簡直不是人。大哥還在汝南,我豈能繼續窩在曹賊這?
沒想到路上遇到三弟,這廝一點也不了解我的苦心,硬是吵鬧了一頓,還要我做啥作啥地證明清白,不過笨蛋有笨蛋的可愛,後來他還抓著我的袍角哭了一場。
順待一提,我收了個乾兒子,這孩子濃眉大眼甚是清秀,想必是個可造之才。
折騰好一陣子總算又跟大哥在一起了,簡直是筆墨難以形容我的雀躍,大哥啊!雲長絕不會再離開你了。
這次不只我收了乾兒子,大哥也收了趙雲,那趙雲生的玉樹臨風,眉眼之間透著清俊,舞起槍來卻毫不遜色,文質彬彬謙恭有禮的談吐立刻贏得帳士們的好感,我方終於也有了人才,甚好甚好!


張飛日誌

所有人都覺得俺是個粗人,沒人想的到俺也會寫日誌。
自從與大哥二哥失散後,我佔了座城,正準備休養休養,沒想到傳來二哥投奔曹賊的消息。真是天大的污辱,家門不幸!俺怎麼會跟這種人稱兄道弟!
後來想想,二哥根本離不開大哥,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變心,也許這是權宜之計。果然過了一些時日,在我聽聞大哥人在汝南不久,二哥就往這來了。我藉故發了頓脾氣,讓他處理處理曹賊人馬,甚是快活。
二哥回來了,帶回一匹赤兔,呂布那傢伙騎過的名馬,是曹賊送的。我看的出二哥愛不釋手,還親自刷馬背。二哥這人重情重義,人家對他好,他便好一百倍對人家,人家對他不好,一定要討回公道。可是我知道,到底二哥的心理還是只有大哥一個人。有時候晚上二哥會偷偷站到大哥帳子前面,問他幹啥他回答要替大哥守夜,營裡那麼多士兵又不是不夠用,他偏要自己去站在那。可是我不懂,為什麼隔天二哥是從大哥床上走下來。也許二哥覺得這樣最安全吧。
不過我知道:最寶貝的東西,就算藏起來,還是時常提心吊膽的怕被發現或偷走,所以最好還是小心翼翼捧在手上,至少你手一握就能保護它。
話說回來,這次不但咱們三兄弟團員了,大哥終於一償夙願收了趙雲。從前鎮子趙雲來這當差我就知道,大哥很喜歡趙雲,今天一見到趙雲拜會,脫口而出:「吾出見子龍便有留戀不捨之情。今幸得相遇。」所有人都很感動,我只是偷偷看了二哥一眼。



子龍日誌

我不常寫日誌,你知道的,帶兵打仗忙的緊。
這年頭說好聽點群雄割據,說難聽點,誰有本事就占地為王。
人有的時候真的會迷惘,迷惘何去何從,尤其在這種年代。迷惘歸迷惘,日子還是要過,無所事事也好醉生夢死也好,你一醒來依舊看到太陽打著東邊出來,什麼都沒變,什麼事也沒解決。
公孫瓚那老頭難成事,他敗了也好我就自由了,不料在汝南途中遇到一個黑不隆咚的傢伙帶了一串人,其中一個嗓門特大,不知道吼些什麼地往這來叫我把馬留下,好傢伙也不打聽打聽他面前是誰-不,我想也沒人知道我是誰,算了-掄起槍刺去,掛了。那黑傢伙看來是來召集同伴的,人沒召到倒先死了一個,氣得往我這衝來,我隨意刺他幾槍,人就跑了。
我帶著一干人下山,遠遠地就聽到那黑將叫罵,正要去補他幾槍,沒想到一匹白馬馳奔而來,竟是前不久我去支援的玄德公!想當年我要走時,玄德公還依依不捨地拉著我的手說再見,引的我頭皮發麻,沒想到竟在這路邊遇上。那玄德一見到我眼角竟泛出淚光,我想我就是被這淚光騙了,感動地拜在他麾下。至少人家如此欣賞我,願意重用我的話,也非謂不能大展長才了。
人生就是這樣,在你的時機還沒到來前,做什麼都不得志,做什麼都不成功,能作的就是慢慢養好實力。隨波逐流又何妨?隨波逐流也能前進,靜靜等待屬於我們的時機到來。
麻煩的是,那黑傢伙竟然是玄德公的手下,叫周倉。為了以後我的人際關係著想,只好彎著腰向他陪不是,是在下有眼無珠等等說了一堆,人家氣也就消了。
初來乍到嘛,還是低調點的好。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