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時候不禁懷疑

也許有人對號入座 認為我把部落格搬到這裡 是為了他/她/它

很可惜讓你失望了,因為 你仍然找的到這裡 對吧?

 

那到底是謀殺還是意外呢?

其實你心裡早有答案,何必冠冕堂皇地假裝懷疑,何必欲言又止地希望我知道

所以我不會告訴你 真正的目的。

聰明如你也無法猜透的 真正目的。

 

有個問題很有趣

大家都在說要保障言論自由

但持反對意見又不等於不給說,把別人的反駁和不同意見當成是對自己言論的禁止,高喊人家不保障你的言論自由,這種人實在很多。

就像你明明想指摘我卻說不出口,只好說自己很無情 一樣矯情

 

總是把看不順眼的東西丟棄

總是只撿自己想要的部分

說自己欠缺著什麼 以致於變的如此冷漠

就像說自己心機重的人,只是希望別人不要太看輕自己而已,其實單純的可以

你只是不想承認自己失去的東西

不願意正視身旁之人真正的心情

以冷漠與無情偽裝自己,其實所有的軟弱與傷痕 不都赤裸裸的攤著嗎

你一直不想看見的 就是自己而已

 

沒有人要你同情,沒有人要你有同理心

一直以來都為了自己和他人不同調而困擾

其實 沒有人需要你的贊同與反對,因為那是你的言論自由

可惜的是我的悲傷不如所表現的這麼濃郁

讓你認為你的否定對我而言是傷害

這不就是你矯情做作的最佳證據嗎

一走了之如今快樂嗎?

 

我從來不曾指責你

因為你只活在自己的深夜

 

 

為什麼事到如今 才要說這些呢

因為 還是想告訴你:

 

你沒有朋友

 

那些面具是在逃避

那些呢喃只是自憐

 

我們都可笑又荒謬

在意裝作不在意

為了結束這樣的輪迴

所以寫在這裡 不要再見

還有 真的不吐不快

 

在即將黎明的凌晨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