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到了大阪城

新八與左之助見到齋藤沒有受傷十分驚訝

誇讚說 不愧是持有無敵之劍者

齋藤顯得很為難,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明

土方出現後,乾脆直接向土方報告

"對了,有件事要像您報告,我喝下變若水了."

大家相當震驚,土方露出不捨的皺眉表情

只有山南先生很開心的說 幹的好快過來這裡呀~~ .......(我無言了)

 

眾人又到了江戶,土方與近藤忙的不可開交,齋藤連帶地團團轉

變成羅剎之後在白天行動相當耗體力也很辛苦

千鶴問齋藤怎麼不跟山南和平助一樣白天睡覺晚上活動呢

齋藤說"如果白天我也不在這裡,那誰來保護你呢"

正當我自己開小花的時候,他又補了一句"保護你是土方的命令"

於是我了解齋藤這棵木頭的心情了

他喜歡著千鶴又不知道自己喜歡她,就算保護她為她做什麼事也認為這樣符合副長的命令而不疑有他

齋藤至今不知道是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感情,還是在千鶴面前老拿主命當藉口,其實是在掩飾心中滋長的情苗

不過我想應當是前者

 

晚上趁著平助醒來活動時,千鶴拉住他問了關於羅剎的事

立刻被平助看出是為了齋藤(看來千鶴的心意是司馬昭之心啊)

千鶴為了齋藤想喝血又忍耐著這點困擾

平助給千鶴幾包藥,說是看了綱道留下的資料由松本調配的,可以暫時抑制羅剎的嗜血性

千鶴才想起可以回自己老家看看有沒有可用的資料

 

隔天千鶴就一個人回家了

回到家遇到自己的爹,雖然之前已經從松本那知道爹正為了風間工作,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不久老爹露出本性,為了風間的大業要千鶴跟他回去與風間成婚,生下血統純正的鬼子

正當千鶴不依中,齋藤出現來解救她了

原來齋藤見千鶴不在屯所,想想江戶是她的老家,很可能回家了,便過來看看

雙方僵持中,天霧又過來解圍要帶綱道回去(所以我說天霧你一定對齋藤有莫名的感情 指)

後來齋藤生氣地問千鶴爲什麼跑出來,如果來人是風間的話很可能就被帶走了,"我成為羅剎後還在白天行動到底是為了什麼!"

千鶴說是為了齋藤來找資料,齋藤還問她說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千鶴只好說出齋藤是為了她才成為羅剎的

結果齋藤默默地叫千鶴回去了

(看來是千鶴對齋藤的心意已經太路人皆知連齋藤也察覺了嗎?)

此時齋藤的嗜血症發作,千鶴讓他喝下自己的血

 

 

在北走途中,眾人換上軍裝,彼此互相吐槽之時

千鶴發現齋藤的衣服上面多出兩顆釦子,便出聲問他,

齋藤看了下衣服說 這衣服本來就是這樣設計的吧

千鶴默默地指著下擺"可是這裡還有兩個洞"

齋藤:"....我馬上重扣"(臉紅) <---就是這裡超可愛的呀

 

夜裡睡不著的千鶴偷跟著齋藤走到旁邊 馬上被發現了

齋藤跟千鶴聊起他的過去

齋藤告訴千鶴,武士的別名是左差し,因為用右手拔刀將刀掛在腰的左側,因此不論走在多窄的道路都要靠著左邊,不讓別人碰到如靈魂般的刀

然而齋藤卻是個左撇子,因此他把刀掛在右邊,因為這樣要拔刀的時候比較快

可是這樣的想法不管到哪個道場都被糾正,認為是邪魔歪道 不被接受

但這些糾正他的人中不乏有師範 目錄 免許稱號的,沒有一個人打贏過他

"到底怎麼樣才算是強者呢,以前我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

"那麼現在有答案了嗎?"千鶴問

"只要認真地打一場,贏的人就是強者"這樣的答案真是既簡單又明確

然而武士的工作是殺人,殺了人後又被責難

而新選組卻是為了生存 為了勝利而揮舞刀,這和自己心中強者的答案最為接近

齋藤繼續說著,新選組裡殺最多人的不是他就是總司

然而他的劍卻被稱為無敵之劍

(此處語氣有所轉折,應該是與之前其被眾人糾正之處相較,而齋藤也確實擔當了強者這個名號)

隨著時代推移,刀劍的時代即將過去,而被槍砲這些武器取代,自己賴以生存 信仰的意義也將消失

說到這裡,齋藤顯的很落寞,

他對於心中強者的答案仍然存有懷疑吧,而一路卻又是依循這樣的答案走過來,自己陷入了矛盾之中,此時面臨了新時代

還未找到明確答案就要被迫放棄,這其中的孤獨,或許是造成齋藤顯的陰陳的原因

 

千鶴回答:大概是這樣也說不定吧

不過齋藤先生的刀是不會隨著時代而被淘汰的

因為齋藤的刀是助人之刀而不單只是殺人刀,自己不就因為這樣而被救助了好幾次嗎

齋藤聽到這樣老梗的告白很驚訝,湊了過來(出現臉特寫cg)

"真是誠實的眼睛,就像是從靈魂說出口的台詞般,沒有半點虛偽"

"我初至試衛館與門人交手時,不管是誰都說我很強,那眼神就與你現在一樣"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我的劍道不就浮現的嗎...謝謝你千鶴,以往看不見的現在已經能見得到了"

是的,齋藤喜歡誠實的人,如初次見面般,對千鶴誠實的眼睛產生反應

以往他的左撇子不被接受,必須在眾人的眼裡尋求肯定,光是言詞讚美是虛偽而不足的

只有真誠的話語能打動他,一如他只能在眼神中尋求真偽

過分執著在真實與否的齋藤,必須藉由這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放心 才能讓自己鬆一口氣,

這,是誰也沒有發現的,齋藤心中的偏執與不完滿

 

聊到快天亮了,齋藤的嗜血症再度發作,千鶴欲以血慰之

齋藤卻要求自己動手

像千鶴借了短刀,在千鶴的耳垂上鑿出傷口(吸血萌圖一張)

(不要跟我說挑耳垂 是因為他忍太久了 欲求不滿的表現呀

 

之後路上又遇到敵方的追兵

雙方戰鬥幾回合之後

齋藤帶著千鶴平安回來了~

 

之後的新選組一直在遷移著

幾次的戰鬥下來人數越來越少 也越來越忙了

堅持在白天仍照常活動的齋藤

終於不支倒在千鶴懷裡(cg)

兼嗜血症的發作,千鶴自己在耳垂上割下傷口給齋藤餵血

過了一會,千鶴發現傷口似乎凝固了,齋藤還沒離開

便出聲問齋藤是不是不夠還要再割一次

齋藤慌忙地推開她並為自己的失態道歉而臉紅

(這不就是情不自禁嗎 科科)

 

到了金子邸

眾人談論了一番,發現有敵人來襲

所有隊士到齊卻獨漏山南和平助

此時近藤勇說出了眾人心中的隱憂-內奸

 

土方要齋藤帶著千鶴先趕往會津

齋藤罕見地拒絕了土方的命令,這樣危及的情況怎麼可能丟下主子同伴,自己先逃命去呢

土方悠悠地說:總是要有人繼承新選組之名,大家都在這邊犧牲了,誰來繼承呢?

齋藤無法反駁,只好帶著千鶴離開

途中遇到山南正與敵人交談,偷聽之下,確定山南為內奸

猶豫是否要回去告訴大家這件事,此時選擇信賴眾人可以度過難關

回去的話就辜負大家的心意了,兩人一同先赴會津

 

 

兩人行至途中

遇到追趕上來的土方與平助,卻不見局長

齋藤開口詢問,得到近藤勇為了讓大家能夠逃脫而被抓走的答案

眾人心情沉重

晚上

千鶴又睡不著去找齋藤了XD|||

齋藤像自言自語般地說:走錯的路,不知道是從哪裡開始的

這是在說山南

齋藤認為山南以前是真真切切的武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誤入歧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千鶴回答:說不定不止走錯了一次,在自己沒注意到的地方累積著小小的錯誤,然後某天就發現無法回到過去了吧

齋藤聽到這樣的回答,說道

"...為了血 失去正氣 背叛一直以來共同戰鬥的夥伴,而良心也不會受到譴責..."

"...失去正確的信仰,忘卻自己的信念,那樣的日子,總有一天會到來的..."

齋藤回憶起金子邸的山南,彷彿看到自己的未來

 

千鶴出言打斷,表明她並不這麼認為,以 因為齋藤很強 來回答齋藤的質問

當然齋藤並不滿意這樣的回答,以自己並不強來反駁,因為要是真的強就不需要喝下變若水了

此處可回應之前齋藤執著真誠這點,因為齋藤始終對於自己心中的強者定義感到懷疑,又不敢明目張膽地尋求他人的肯定,過分壓抑之下對自己沒有了信心,也對自己未來是否會不會作出像山南一樣的事情感到害怕與擔憂.

又聽到千鶴說真正的強不是用劍術高低來決定,他一頭霧水之下,高聲質問:那麼到底是為什麼?

 

此時千鶴反問齋藤為什麼一直將刀掛在右邊

齋藤不耐煩地說:之前就跟你說過了,我是左撇子

千鶴又問這世上左撇子並不是很稀有啊,在大家都被矯正成把刀掛在左邊以右手拔刀之時,為什麼齋藤先生堅持仍用左手呢?

齋藤又理所當然的說:因為我左手比較強,不懂為什麼有矯正的必要!

千鶴笑了出來:你看吧~這就是齋藤先生強悍的地方,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你,都能貫徹自己認為是對的想法,能作的這點的人少之又少,而這樣的人在道路的選擇上是不會迷失的.

齋藤驚訝的說,這種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兩人抬頭望向星空

在這裡,雖然千鶴最後所持的理由有點老梗,但我認為用左撇子這樣的觀點切入相當棒

不僅前後貫徹,在此處更化解齋藤一直以來的心結-究竟這樣的強是不是真的強

此處我認為是齋藤從此擺脫過去活出自我的關鍵

而且依齋藤的個性,直接跟他說:你一直都在貫徹自己  他是不甚明白也不相信的

所以我很愛這個橋段啊!

 

(怎麼還沒完 待續)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