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次郎很快就發現試衛館跟他想的不一樣─這裡根本沒有跟他一樣同齡的孩子,他完全找不到玩伴,好無聊啊!

 

宗次郎開始厭倦起來。

 

而林太郎也漸漸受不了訓練,他一介書生,平常送送貨、挑挑柴已經覺得氣喘噓噓,現在送完貨還得來練習,一天將近一千支的打擊,林太郎肌肉酸痛不已,美津十分生氣:

 

「這麼虛弱!真沒用啊!」

 

這下林太郎真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了。

 

 

林太郎一方面懼怕著美津,一方面很不情願地去練劍。他總是有些藉口遲到早退,像是送貨來遲了、等會還有活兒要幹之類的,近藤勇看出他的心意,也不戳破,偶爾聽說誰家有需要還會介紹林太郎去兼差。

 

美津偶爾到試衛館幫忙家務,發現林太郎不在,近藤勇總是幫忙遮掩,有那麼好的人幫著說話,美津漸漸地也不好意思追究了。

 

 

其實劍道的訓練原本即著重腰力、腿力、臂力還有整體體力,而天然理心流所拿來練習的木刀,握柄比一般木刀粗圓,單手無法完全握住,藉以強化握力;刀身亦寬厚,整體重量大約是普通木刀的一點五倍,長期訓練下來,臂力握力都能大幅度提升。

 

 

宗次郎不過是個不滿十歲的孩子,對於這種大木刀是一點辦法也沒有,近藤勇要他拿著竹刀練習,過了一陣子,宗次郎的嘴又嘟起來了。

 

自己拿著竹刀,又是個小孩,好像享有特別待遇似的。

 

這反而令他覺得很不舒服,於是近藤勇給他一枝普通的木刀,

 

「這孩子揮劍的姿勢很漂亮,」近藤告訴美津,

 

「體力和反應力也不錯,是個可造之材。」

 

美津相當高興,「太好了太好了!」

 

白河的沖田家是沒落武士,唯一個獨子宗次郎很爭氣啊!

 

「那麼林太郎呢?」美津問

 

「呃...也許多加強體力會好些。」近藤勇有點尷尬

 

「這傢伙真沒用!沒關係,我會代替他好好努力的!」美津大喊著,一旁的進藤周助只是一逕嚅著嘴,拿這一家子沒辦法啊。

 

 

 

拿著木刀與一群大人一起練習的宗次郎,覺得自己很有天份,同樣一個動作他打的又快又準,看著林太郎不是劍不正就是打不到點,

 

──真遜啊!哥哥!

 

過了一陣子,他又開始覺得厭煩了,每天重複同樣的動作,光是「面」就得揮個兩三百下,他就是不懂,為什麼這樣還有人打不準?

 

午後的練習是宗次郎最喜歡的時間,小小的身軀很容易就可以鑽到大人的肩膀下打「體」,當對方想利用身高優勢打他的「面」時,手一舉宗次郎就動了,身型一飄,「手」或「體」劍已經到位。

 

「實在太厲害了!」

 

「是個天才啊!」大家紛紛讚嘆著

 

但宗次郎不知道,大人面對一個十歲的孩子,多半不會狠下心用力地敲下去,即使是下意識地手下留情也忍不住要稱讚他一番。

 

 

近藤勇對於這樣的宗次郎不十分惱怒,孩子玩心重是正常的,他想。

 

加上自己必須要出門教課,一去三五天,道場只有父親在,宗次郎趁機跑的不見人影他也無可奈何。

 

只是有點對不起那託付弟弟的認真姐姐了。

 

 

在對練的成就感加上對基本訓練感到厭煩,漸漸地,宗次郎不再出現在訓練時間了,只有在對打的前幾分鐘跑到試衛館,其他時間就到接上溜達,跟接上認識的孩子在山野田邊玩樂。

<待續>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