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天才劍術少年

  沖田總司入門天然理心流,時年九歲。

 

 

  沖田原有一個哥哥,不幸早夭,父母晚年得子,他是沖田家唯一的子嗣,故取名為宗次郎,意在望其不忘宗組、繼承沖田家。

  宗次郎的大姐美津,是個相當活潑的女子,雖然長宗次郎十幾歲,兩人卻常跑到山裡、田裡,玩得髒兮兮,令沖田父母頭疼不已:

  ­─這孩子嫁的出去嗎?

  可惜他們未來得及看到美津出嫁就過世了。

 

 

  美津當時十九歲,面對父母早逝又有弟弟要扶養,只好在當地的宿屋工作。

  當時,林太郎,白河藩鄉士之子。

  白河藩是個小藩,家陳一代代增加,藩主養不起太多家臣,像林太郎這種鄕士,自然無法受到照顧。雖領有四斗之俸,也僅供糊口。

 

  林太郎身為男孩子,當然得負擔家計。但這個鄉士之子所受的教育並無法讓他從事商賈買賣,他們家也沒有做生意的本錢。何況身為統治階級,怎可從事商人之職?於是林太郎只能挑些送貨、木工等工作來作。

就在他替雜貨屋送貨時,認識美津。

 

美津工作的宿屋是雜貨屋的老客戶。

 

生性木訥的林太郎對活潑開朗的美津一見鍾情,日後甚至願意為了她入贅沖田家,改名沖田林太郎。

 

美津從小便喜歡作些男孩子的事,也會和宗次郎撿樹枝打鬧,相較之下,林太郎雖然擁有佩刀資格,就顯的懦弱文靜。

 

美津對這樣的林太郎有些惱怒,便要求他至道場習劍。

 

「男人就是要有男人的樣子!」美津說

 

 

 

這時才九歲的宗次郎一聽說哥哥要到道場去,無論如何也要一道去,在這裡他沒有什麼玩伴,在那個叫道場的地方也許有很多跟他同年的孩子吧,宗次郎期待著。

 

美津拿他沒辦法,雖然林太郎入贅後成為沖田家的繼承人,但是對於這個弟弟,身兼母職的美津更希望他可以像一般武士一樣,並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當然拉,美津自己對劍術也是很感興趣的。

 

一方面也不能把弟弟丟在家裡,和林太郎兩個人跑到多摩去。

 

 

場的名字叫做試衛館,離沖田家有好段路,流派名稱是天然理心流。

 

當時最有名的三大門派分別是北辰一刀流、神道無念流與明智靜心流,相較這些專收正統武家子弟的試衛館,所授之天然理心流,為綜合武術;包括劍術、柔術、棍棒術與氣合術,其劍法一般以田舍劍術稱之。

 

多摩一代農民的自主防衛風氣盛行,天然理心流正是源此孕育而生,像是培養下級戰士一般的武藝訓練。

 

原本武士是不使槍、棍棒這些東西的,但天然理心流源於農民自保的劍法,是假想門人必須要在最前線應戰的劍術,而試衛館的近藤一家即是當地最強健、人望、劍術均為一時之選的道場。又因為專收農民子弟,所以收費較低,美津帶著林太郎、宗次郎前往侍衛館。

 

 

試衛館的主人近藤周助是天然理心流第三代繼承人,耳順之年身體尚健,不過年輕時過度使用關節,使他患有關節酸痛的老毛病,不能長時間持續揮劍,因此劍術教學大多交給養子近藤勇。

 

近藤父子面對沖田一家的拜師請求時,著時吃了一驚。

 

坐在最前方的竟是一個女人,身後兩側則坐著其夫婿和弟弟。

 

「無論如何請答應!」美津跪伏著,

「不論是掃地煮飯我都會做,請收他們為徒吧!」

 

「呃...不...不是的,」近藤周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道場收弟子並不需要勞務交換,只要交學費就可以了。那種要灑掃洗衣煮飯的,應該是工匠收學徒才有的吧?

──這位姑娘會錯意了。

 

但是近藤周助不知道該怎麼拒絕這樣一意孤行的女子,只是蠕動著嘴。

 

近藤勇卻不這麼想。這一家人大概是繳不出學費,所以用這樣的方式作為入門的交換,不過家裡著實不缺人手,雖然母親有點年紀了,不過身體還很硬朗,但有個人能幫忙家務,母親也能輕鬆些吧。

 

「你們就不用客氣了,上課時間是每天下午,希望能盡快看到你們。」

 

「感激不盡!」美津的聲音相當愉悅,

 

──近藤老師果然如傳聞般是個好人吶!

 

近藤周助看向近藤勇,似乎覺得不太妥當。

 

「沒關係的,父親大人,多教一兩個人沒什麼差別,請不用擔心。」

 

近藤周助一向是個心軟的人,試衛館在江戶一帶雖是小有名氣,但常常入不敷出,可以說是慘澹經營。

 

原因在於試衛館的門生都是附近農民或想當武士的商人子弟,農民們常常付不出學費,有時以收成農作物,或一些醃肉鹹魚代替,近藤一家也不計較,而從商人子弟所收得的學費成了僅有的來源,因此,近藤勇常到附近的村子教授劍術賺取外快,阿勇的名聲就是這樣打開的。

 

大家都說阿勇老師看起來不茍言笑,其實是個有趣的人,孩子們叫他大嘴勇老師,據說他常把拳頭塞進嘴裡逗小孩子,

「是個溫和的人吶!」村人們說。

 

 <待續>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