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試衛館

  近藤勇的道場,位於小石川小日向柳町的上坡上。

  其養父近藤周助邦武經營了相當長的時間,周助於七十歲時改名近藤周齋,人稱大老師。有時會至道場看看年輕一輩的練習,越來越少自己親自拿起竹刀了。

  道場包括三到四間的練習間與外圍近藤一家居住的房間,合稱試衛館。

 

  流派屬天然理心流,孕育於武州三多摩地區的劍法,但在整個江戶地區並不盛行,因此這個道場每日來練習的門徒僅約五十到六十名。

  道場墊頭、也是勇的師範代,年紀不到二十歲便能擔任這個職位的沖田總司房良,奧州白河脫藩者,以一手天才劍術傳為美談。

  此外在道場裡長大的土方歲三義豐、井上源三郎一重,以及從千葉周作玄武館而來、擁有北辰一刀流目錄的藤堂平助,還有同道場持有北辰一刀流免許的山南敬助,這些人使竹刀時,都被沖田當小孩子耍。

  甚至還有,如果沖田認真打的話,恐怕連老師近藤都不是對手的說法。

 

  近藤勇在比試的時候,常以下星眼的姿態應對。身體略微後仰、肚子微突之姿。

  他雖非名人,但劍術動作均相當紮實,不愛用小技巧或耍花招。一旦命中對手手腕,大部分對手的竹劍都會被打落。

 

  有著一張大嘴和兩道濃眉逼近眼睛,長相凶惡,但總是面帶微笑表情,兩頰上的酒窩顯而易見,見面時反而覺得和善

  可以輕鬆地將自己的拳頭放進嘴巴裡,他常笑著說:

「加藤清正的嘴巴也很大啊,也可以這樣把拳頭放進拿出,我說不定是加藤的轉世呢!」

  但是在新選組成立後,似乎一次也沒見過近藤將拳頭放進嘴巴裡過。

 

  天然理心流的始祖,應是遠江人,近藤內藏之助長裕,於香取鹿島雨神宮中冥想而創,據說此人乃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之祖,飯篠長威齋家直的後裔,於江戶設有道場。

  其門人中有一武州南多摩郡加住村戶吹之人,三助方昌,成了沒有孩子的近藤長裕之養子,並繼承為天然理心流第二代宗家。

  方昌亦無子嗣,而收百姓出身的弟子中,劍術傑出的島崎周助邦武為養子。邦武一樣是南多摩鏡村小山出身的,即是近藤勇的養父。

  邦武也沒有兒子,由近藤勇繼承第四代宗家。方昌、邦武兩代宗家均以八王子為中心及其週邊,常常帶著竹刀來來回回教課,勇承繼著,這些散居多摩的門生約三百餘人。

  八王子、府中、上石原到日野宿,去一些同門的小道場。

 

  當時進藤勇還未元服,綁著大髮髻、身著打裂羽織(武士騎馬、旅行之用,背後開衩方便帶刀的羽織)將護具綁在竹刀上,穿著草鞋,每天走路到四周的村落巡迴教學。到了夏天,便穿著略紅的黃麻色短袖打裂羽織前來,太陽一照顯的汗涔涔的。

  一走進有道場的人家,便脫去草鞋,停留個四五天,再轉往下一個道場。近藤沒來的時候,通常由沖田總司代替他來,但是這個人非常隨性,教法粗暴,常性急地把人打敗,因此門徒畏懼他更甚近藤勇。

 

  多摩地方的門生,大都不是武士弟子,而是百姓人家的青年們,來道場的時候,穿著有大有小的羽織 ,兩三里的路程往來,大家也不覺得辛苦。

 

  試衛館也有其他流派的門人,例如松前脫藩者永倉新八,在周遊至江戶時加入、伊予松山脫藩者,使種田寶藏院胤流槍術的原田左之助也是門人。

  永倉新八是神道無念流岡田十松的弟子,劍技高超。

  此外,山南敬助知信,仙台脫藩者,原是來試衛館挑戰,竹刀卻被近藤勇打飛,而成為試衛館的門人,是個不拘小節又豪爽的武士。

 

  近藤勇對於其他流派要求比試者,都給予豐盛的招待,當中雖不免有招待不週,但他總是面帶微笑的樣子,使人無法生氣。

  劍術上雖非大有名氣之人,不過論氣度胸襟,任何人都不敢小覷。

 

  平日閒聊時,他的聲音極細又低,但比試之時的喊聲簡直震耳欲聾,使對手的肚子都「並─並─響了起來。

  與發出渾厚「欸─」「喔─」聲的澤山相比,勇的音調高而細,卻像是從腹部底下發出的,實質上很尖銳。

  這樣的喊聲成為勇比試時的特徵。

 

==============================================================

資料來源:新選組始末記<子母澤寬>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