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軍中突然流行一種說話方式,就是把任何事情都分為兩種:好消息和壞消息。

  起初是探子在匯報軍情的時候經常用到,比如:報!好消息,黃忠在雒城大敗敵軍!再比如:報!壞消息,龐軍師死於落鳳坡!後來一些兵士沒事便在平日裡也常用這種方式說話聊天。比如倆人一塊吃飯,甲說:好消息,我剛在菜裡吃到了一塊肉。隔了一會乙說:壞消息,我在飯裡吃出了一粒沙子。

  要說一種東西流行起來可真是城牆都擋不住,在很短的時間內,全軍上下幾乎開口便是好消息壞消息,一時間弄得如果有了不好不壞的消息都沒法開口的地步。甚至連一向沉穩嚴謹的軍師都跟上了潮流。那天演練陣法的時候,軍師總結髮言如下:

  好消息,我們今天這套陣法大家演練得不錯!壞消息,有個別軍士的動作不夠整齊。好消息,今天主公說他要親自來觀陣。壞消息,由於主公身體不適改為臥床休息。好消息,明天我們將繼續演練第四套陣法。壞消息,昨夜我夜觀天象發現今天可能有暴雨……好消息,我帶了傘。壞消息,怎麼……下的是冰雹?

  要說這流行的東西未必是好的,反正我是越來越不適應這種說話方式了,累不累啊。

  有一天,魏延愁眉苦臉的來找我,進門就開始長吁短嘆。我挺納悶,魏延最近經子龍介紹認識了一個女人,好像叫如月,倆人情投意合如膠似漆,把魏延給美的,那張蔫巴臉經常笑得跟菊花似的,今兒這是咋的了?

  魏延嘆了一口氣說道: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先來好的吧。

  好消息,如月懷孕了!

  哇,我叫了一聲:恭喜啊!

  卻聽魏延繼續說道:壞消息,孩子他*的不是我的!

  隔了幾天,子龍興沖沖的來找我,他最近泡的馬子叫如霜,我還跟他們吃過兩次飯呢,倆人在一起也有三個月了,按子龍以往的記錄來看,差不多也是到分手的時候了。不過按子龍的個性來說,一般都是泡上容易分手難,不曉得他來找我是不是想告訴我這個。

  誰知子龍一進門就喊道: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我猶豫了一下,有了魏延的那次,我還是先聽壞消息吧。

  壞消息,如霜懷孕了!

  啊?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這算壞消息啊?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孩子不是我的!

  我*,我差點沒背過氣去,同樣的事在子龍和魏延身上發生,他倆的反應卻有天壤之別,你說同樣是生活在一起的倆兄弟,做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涅!
  
  送走了子龍,我心裡又開始嘀咕一件事,這倆野孩子到底是誰的呢?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