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夏天,我還在涿郡,一日遇見一個道士,尖下巴,三角眼,手持拂塵,看起來有點猥瑣。他攔住我上下打量著,我正因為賭錢輸了窩了一肚子火呢,上去就給了他一個大嘴巴,罵道,臭牛鼻子,你看大爺做甚?那老道端的好涵養,眼瞅著五根手指印從他的臉上慢慢的凸現出來,他竟然咧嘴朝我笑了一下,說道,果然好力氣。

  他這麼一笑,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張飛向來是吃軟不吃硬的,俗話說,惡狗不咬笑臉人,於是我便將底下踢出的一腿生生的收了回來。伸手摸了摸衣兜,一文錢都沒有了,於是把昨天賣剩的一個豬腰子掏出來給了老道,對他說,回去補補身子吧,看你瘦的。

  老道接了腰子,對我又笑了一下,然後噗噗從嘴裡吐出兩顆牙,說道,我這兩顆牙折磨我一年了,始終沒有勇氣拔下來,今蒙義士相助,又贈腰子一個,貧道感激涕泠,這裡有三個錦囊,請義士收好。

  說罷遞給我三個繡花錦囊,我正疑惑中,卻聽老道繼續說道,切記,不到萬分危急時不要開啟。說罷揚長而去。
  
  我拿著錦囊楞了半天,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錦囊妙計?
  
  回家後,我蹲在廁所裡大便,心裡想著剛才的事,越發覺得蹊蹺,拿出錦囊來左右看著,一狠心,便拆開了一個,卻見一張紙條,上寫:用此紙擦屁股吧。落款:左慈。
  
  我*,擺明了在耍老子嘛!我大怒,又拆了第二個錦囊,又是一張紙條,上寫:一張不夠?那這張也接著擦屁股吧,笨蛋。落款依然是左慈。
  
  人在盛怒之下腦子往往會比平時清醒一些,我當時就突然平靜了,突然覺得這個錦囊真的很靈驗啊,於是後悔自己莽撞的拆開了那兩個錦囊,但過了一會我就開心了,因為我慶幸自己沒有打開第三個錦囊。其實有些時候開心很簡單,只要你換一個角度來看問題。

  自從有了這個錦囊,我覺得做什麼事都信心百倍,怕什麼?我有錦囊妙計,大不了到了危機時刻我把它拆開,肯定萬事大吉的。於是我自此勇往直前,行軍打仗,莫不身先士卒,敵人因此也聞風喪膽。我也格外的珍惜那個僅存的錦囊,有幾次算是危急的時刻我都沒捨得用,比如徐州曹豹告密那次,比如芒碭山與大哥二哥失散那次,比如長阪坡。而每次也都逢凶化吉,有驚無險。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錦囊不見了。而且是早已不見。又似乎那個錦囊從來就沒存在過。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