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沸沸揚揚的猥褻案判決,法官認為行為人襲胸沒超過十秒不算強制猥褻,照平常人直覺反應的確是很不合理
有摸就是有摸,十秒以上才算猥褻,那以後大家都摸個九點五秒好了,要不要帶碼表去測啊?
襲胸都這樣,更別提舌吻了
好像最近的法官大腦都有問題,既"吹喇叭"與"親吻乃國際禮儀"事件,可說是新一絕

其實,一條法規這樣定,什麼樣的情形可以被認為是符合該法規所說的內容,進而被認為是違反該法規,其實是有空間可以作解釋的
同樣一件事,人時地物不同,解釋上也可能不同
你認為犯了猥褻罪,可能別人不這麼認為
我沒有特別找出那個判決來看,剛開始我只是絕得,會出現這樣的判決,可能是法律解釋的觀點不同,或者這個案件的法官嘗試著去建立一套標準以供判別(雖然這標準乍聽之下不怎麼合理)

最近小杜法官在他的部落格裡提出該案的討論
從量刑為基準出發,評論違反"刑法強制猥褻罪"與"性騷擾防制法"有什麼不同
覺得相當有趣
已徵得小度法官本人同意引用, 全文如下:

[法律]強制猥褻與性騷擾防制法
作者:小杜白雲
部落格:寒山石徑 COLD MOUNTAIN STONE PATH 
網址: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html

前日吾友JYBEAN寄了一篇聯合報的報導給我,文中引述尤美女律師的話(對於聯合報及其他台灣報紙引述的正確性我都存疑,故此處必須是強調報紙引述,並不代表被引述者真正的意見沒有被誤解的可能),指責法院在審理「襲胸女子十秒、舌吻女孩五秒」的案件中,維持「妨害風化」時代的老思惟,完全背離當今法律關切者為「是否違反受害人自主意願」的重點,而就這種案子均判決強制猥褻無罪云云。

聯合報這種說法,實在是有欠公允。


10秒無罪 用80年前猥褻判例
聯合報 更新日期:2008/08/03 07:40 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襲胸女子十秒、舌吻女孩五秒,依強制猥褻罪起訴,一審卻被判無罪,婦團痛批問題出在法官仍沿用民國十七年最高法院判例對猥褻的定義,只從加害人而非被害人角度考量,才會認為「發生時間甚短、不算強制猥褻」,「法官跟不上時代!」

婦權會委員尤美女指出,當年判例對猥褻的定義是「行為在客觀上足以誘起他人性慾,在主觀上足以滿足自己性慾」,然而此判例出於早年「妨害風化」罪章,目的在於「保護善良風俗」,骨子裡則是男女授受不親、女性應守貞操等觀念,完全未考慮受害者是否自願,乃是落伍的判例。

「妨害風化罪章關於性侵害的部分,民國八十八年就增訂為妨害性自主罪章,強調受害者身體自主權,法官卻至今死守古早判例。」尤美女指出,法條早已修改,部分法官卻無衝撞勇氣,仍「揣摩上意」跟著傳統走,以致新的「進步」判例難以形成。

婦女新知法律組顧問賴淑玲舉例,襲胸案中,法官就是依古早猥褻定義,認為「女子尚未及感受到性自主決定權遭妨害,侵害行為即已結束,且接觸時間甚短,客觀上並無足以引起他人之性慾」,才判強制猥褻無罪,明明是受害者遭侵犯,法官在意的卻是「加害人性慾是否滿足」,完全背離當今法律「是否違反受害人自主意願」重點。

婦團指出,舌吻案中法官也指加害人施予輕微暴行時間甚短,被害人尚未知覺受侵害,施暴即終了,「尚未有遭強制感受」,但當事人都已報警,難道無法證明她覺得性自主受侵害?還需要法官來決定?這都暴露出法官未從受害者考量。

「如此會引起更多人存著僥倖心態,認為猥褻不超過十秒就無罪。」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指出,在前述荒謬案件後,有名女子在電梯遭色狼捏臀,女子要求道歉,對方竟發表「捏臀五秒無罪論」,叫她「要告去告,反正法院會判無罪」,就是法官落伍的後遺症。

尤美女強調,「我們需要新的判例,讓法官擺脫傳統思維」。



  現行刑法第224條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下有期徒刑。」什麼叫作「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這在過去是個大問題。比如說,吻臉頰、碰屁股、肘靠胸、乃至於「襲胸女子十秒、舌吻女孩五秒」,算不算是「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是不是應該相當於「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的程度?或者,至少不能差太多?若像是偶像劇中的男女主角吵完架後,男主角抓著女主角當場狠狠親下去,女主角又是掙扎又是雙手亂搥,最後......。像這樣算不算是「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如果是,這條罪可不是告訴乃論之罪,檢察官知有犯罪,可一定是要依法訴追的。

  若以法條的基本文義解釋來說,「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既與「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事項同列,則立法者將之類比的傾向很明顯,該方法應該仍要具備「相當的強制性」才可以。但是,之前台灣的法律並沒有「稍微沒有那麼強制的猥褻罪」,而法院又認為「在公車上摸屁屁」、「強吻」這種行為不可隨便原諒被告而判無罪,因此,就只能在解釋什麼叫做「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這件事情上大作文章。

  簡言之,在「性騷擾防制法」出現之前,台灣法院對「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的標準極為寬鬆,上述各例均屬於「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構成強制猥褻罪。

  然而,強制猥褻罪的法定刑是「6 月以上5 年以下有期徒刑」,除非量處最低刑的有期徒刑6月,否則是不能易科罰金的。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強吻另一個人,或在公車上摸人屁屁,而這個人有前科、或犯後不承認、或沒有和解、或被害人堅持不原諒他,那麼在吾國司法實務上會認為不宜量處最低刑,因為最低刑表示情節最輕微,也就是說上述的情況,一定比「沒有前科、犯後自始承認、賠了錢、態度很好、被害人又表示原諒」的情形嚴重一點,後者可以量處最低刑,為了顯示量刑上的曲別,前者就不宜量最低刑了。換言之,刑度最少是有期徙刑七月,不能易科罰金,一定要去坐牢。

  通常,在超商偷東西、偷機車、偷腳踏車、賣帳戶給詐欺集團、騙朋友錢、開車撞到人讓人受傷、喝酒鬧事把人打受傷、當街罵人家賤女人、打電話恐嚇別人說要你全家死光光、偷跑到人家家裡、把別人大門門鎖灌三秒膠等等等等犯罪行為,都不會判到有期徒刑6月。

  那麼,「強吻」應該判有期徒刑7月嗎?

  之前有一個法官承審一個「強吻臉頰」的案子,他大概覺得6個月以上有期徒刑實在太重啦!判不下去。就把這個案子判無罪,並且在理由中寫到「親吻面頰是一種國際禮儀」,結果被媒體斷章取義的句摘出來,訕笑至今不絕!

  若平心而論,將「強吻臉頰」與「有期徒刑6月」;或「強吻臉頰」與「把人打的頭破血流」、「偷機車」等事放在天平的兩端,試問,此天平能不傾斜乎?

  況且,「強制猥褻」一事,只要沒有插入陰道、口交、肛交,其他各種SM、扯爛衣服、強脫內褲、舔胸吸乳、強迫手淫等等,都不能算是「強制性交」,而均為「強制猥褻」。(當然,若意在強制性交而只是未完成,是構成強制性交未遂罪)

  而這些行為,與「強吻」、「公車上摸屁屁」等,依一般社會通念應該是很不一樣的事情,將之同列於刑法第224條之「強制猥褻罪」,是否相宜呢?

  在過去,法官在面對這種情節輕微的「強吻」類案件,只能極力勸諭被告賠償被害人,請求被害人的原諒,以換取緩刑的機會。否則,即便覺得這法條的刑度輕重失衡,還是只能「依法判決」,送被告去坐牢了。

  因此,「性騷擾防制法」的通過施行,實在是對台灣法院在「強制猥褻」一罪銓釋上的一大解脫。自此之後,沒那麼強制性的猥褻行為,也不愁沒有法律可以制裁,而不必硬要放到強制猥褻罪的射程中。換句話說,法官不用再費心去解釋什麼「國際禮儀」,反正自有「性騷擾防制法」足以處罰這種色老頭。

  既然「性騷擾防制法」已經填埔了法規範的漏空處,那麼刑法上罪責不輕的「強制猥褻罪」,自然應該回歸到比較嚴謹的銓釋標準。舉例而言,在公車上趁著晃動摸人屁屁,應該是依「性騷擾防制法」處罰;如果是從後面抓著被害人手伸到內褲裡面去摸屁屁,那就該用刑法的「強制猥褻罪」送被告進去吃牢飯。

  只是說,在「性騷擾防制法」通過之前的時代裡,台灣的各級法院就刑法「強制猥褻罪」的「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已經累積了大量的寬鬆見解。而法院體系為了法的安定性需求,一向是注重前例的。

  所以說,既便是「性騷擾防制法」已經通過了,也許很多法官不願意去碰這一塊既成的判決先例;或者判決中雖已就這部分加以說明,但仍害怕因違反前例被上級審挑剔,而再仿照比較古舊的見解,在「猥褻」的解釋上打轉一下。總之,是要把「襲胸女子十秒、舌吻女孩五秒」這種案子排除在刑法「強制猥褻罪」之外,而定義為「性騷擾防制法」的犯罪。

  壞就壞在「性騷擾防制法」之罪是告訴乃論的,如果被害人沒有提告,或者已超過六個月的告訴期間,那法院就不能為實體審判,而只能判決「不受理」。請注意,這兒絕不是說被告「無罪」,而是因為被告所犯係性騷擾防制法的告訴乃論之罪又沒有告訴,所以法院「不受理」。

  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警察機關和檢察官多少要負一點責任,不應該好大喜功的想要把每一個案子都辦成強制猥褻,至少在問被害人的筆錄時,要問一聲要不要提出告訴,如果有做這個動作,那被告就算逃過了強制猥褻的認定,也逃不了性騷擾防制法的罪責!

  性騷擾防制法第25條規定:「意圖性騷擾,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或觸摸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之行為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10萬元以下之罰金。」最重也可以量處有2年的有期徒刑,法定刑度應該足以嚇阻或處罰這類「強吻、摸屁屁」的色老頭了吧!

  據聞行政院就「襲胸女子十秒、舌吻女孩五秒,依強制猥褻罪起訴,一審卻被判無罪」一事要向司法院提出抗議,不知是否屬實(因為報紙的報導不能盡信),若屬實,那真是一大笨事。司法院並非法院審理個案的上級機關,就各別案件的情節是否構成強制猥褻,只有承審的法官有權決定,司法院是什麼都不能說的,也沒有資格說什麼,否則就是干涉審判,難道行政院要公然的請司法院干涉審判嗎?

  況且,明明有「性騷擾防制法第25條」的規定在那兒把關,為什麼有這麼多被害人沒有提起告訴呢?這應該是第一線作筆錄的人員沒有教育好吧!行政院或許該對其內政部警政署多多督導才是正辦吧!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ckkc1108
  • 真是正常的文章<br />
    好認真呀~<br />
    我對猥褻沒興趣<br />
    但前陣子想到一個法律問題:<br />
    <br />
    7-11裡不是有垃圾桶嗎?<br />
    我如果進了7-11,把架上有包裝的飲料或零食.<br />
    輕輕的丟進垃圾桶裡<br />
    <br />
    請問這樣有違法嗎?
  • 如果7-11受有損害的話,我覺得有可能構成民法第一八四條的侵權行為,侵害其財產權.

    katsura 於 2008/08/12 14:51 回覆

  • lacatima
  • 要看有沒完成買賣的動作吧...有完成買賣,物權轉移之後你有該物品<br />
    的所有權跟處分權。<br />
    沒完成買賣而丟到垃圾筒的話就是無因管理並且造成商家的損害(被丟到<br />
    垃圾桶之後商品的價值降低或滅失)就違法,應該負損害賠償的責任。<br />
    <br />
    以上是我不專業的見解XD<br />
    <br />
    另外關於本文...強制猥褻跟性騷擾的差別在於公訴罪或告訴乃論<br />
    但是我認為現在的婦女團體是用"公訴罪"的態度在看性騷擾事件。<br />
    也就是性騷擾跟強制猥褻被畫上等號,當然,一般人也不會了解強制猥<br />
    褻的最低刑責是6個月以上徒刑,只會單純的認為性騷擾=猥褻=該死,<br />
    而立法機關應該也無法將性騷擾防治法變成公訴罪(是否被騷擾難以認<br />
    定)<br />
    版主所謂的對警政署多多督辦...我想一般警察也不過是"一般人"恐怕<br />
    也搞不清楚版主所言之差異。與其要教育大部分的一般人...我個人認<br />
    為不如把強制猥褻罪的最低刑責降的低些,或許會給法官更多空間吧。<br />
    (犯人有被"定罪",一般人的火氣就不會那麼大了)
  • 阿呀好久沒看到無因管理這個詞.....不過我還是覺得也有可能構成侵權行為就是了

    katsura 於 2008/08/12 14:52 回覆

  • ckkc1108
  • 當初我是拿這問題問大鯨魚的<br />
    他也給了我一樣的答案<br />
    所以基本上大家都是認同<br />
    丟進7-11的垃圾桶是蓄意造成毀損的行為<br />
    <br />
    不過如果是跑進7-11<br />
    把所有冰箱裡的可樂拿出來,放在零食架上<br />
    把所有乖乖拿下來,塞進冷藏庫裡<br />
    這樣有違法嗎?
  • 不一定會構成毀損罪喔.如果商品沒事還好好的就沒有"毀""損"啦(從物理面向來看),如果商品爛掉了或是價值減損(例如:因此而不能販售)就有構成毀損了.



    如果只是把東西亂放的話,應該至多成立無因管理,倒是沒什麼刑責吧XD

    katsura 於 2008/08/12 14:56 回覆

  • strafrecht
  • 唔,這樣是不違法的 ^^"<br />
    因為沒有造成任何店方財產法益上的損害,<br />
    不過店長應該會放狗咬人吧......(抖)
  • 我的民法都忘光啦~~有時候覺得刑法上沒規定好像就沒事一樣.不過民事責任當事人沒主張好像也是跟沒事一樣厚XD 好糟糕啊~到底都唸到哪去了~

    katsura 於 2008/08/12 14:58 回覆

  • ckkc1108
  • 喔喔~~太好了~<br />
    原來這樣不違法啊<br />
    <br />
    OPEN將這麼紅,<br />
    怎麼沒有人想要做彩虹大髮箍賣女生呀?
  • 太好了是安怎XD不要跟我說下次你要去玩一下看看,我可不保證會不會出什麼事XDD



    我也不知道OPEN將在紅什麼啊.....作成彩虹髮箍說不定真的會有人買咧,雖然我不會想買....

    katsura 於 2008/08/12 15:00 回覆

  • kilualr
  • 這篇文章重點是猥褻呀~怎麼大家關心的好像都不在那裡<br />
    呢XD<br />
    不過看到有趣的討論還滿開心的,看來還是要多貼點正經<br />
    文才行啊(嘆)
  • lacatima
  • 明明我回的這麼長一串都在說猥褻...<br />
    版大卻只看到無因管理...嘖嘖
  • 降低強制猥褻的刑責,那強制猥褻就跟性騷擾防治法的作用範圍會重疊,我想每個法律都應該畫分出它的管轄範圍,所以我們才能分別去適用不同的法律,否則就把所有有刑責的全部訂到刑法裡就好了,何必再細分出那麼多呢.

    還有 我也不認為警察是一般人,受理報案是他們的工作,本來就應該具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就算他們沒問要不要告訴,檢察官也應該要問,再說,教育警察,總比教育全民來的容易(以人數來說)至於告訴與否的差異,稍微解釋一下就應該會懂了,例如:有表示告訴的話被告比較容易被定罪.....(夠簡單明瞭吧XDDD||||)

    好啦~我的意思是說,警察素質不高是很明顯的一件事,雖說他們有他們的辦案方法,不過還是有改進的空間.另外,我認為告訴乃論有一方面是在保護被害人,被害人可能基於一些原因不願意將這些事情鬧上法院,如果用公訴罪處理,不管他願不願意,都得上法院.再者,有的時候不是犯人有沒有被定罪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需要定他"刑法"上的罪 的問題.

    好久沒思考了 我覺得好累.....(暈)

    katsura 於 2008/08/13 03:08 回覆

  • ckkc1108
  • 好可怕呀~<br />
    開架式商品陳列要是顧客東西放錯位置就會被告無因管理<br />
    看來以後7-11可以另闢財源了~<br />
    (客戶拿了不想買的東西放錯地方就告到他脫褲子!!)<br />
    <br />
    不過如果丟進垃圾桶沒有造成毀損的話就沒關係呀?<br />
    那瓶裝可樂丟進7-11自己的資源回收桶是肯定不會毀損的<br />
    說不定連髒汙都不會有~嘿嘿~想告毀損就難啦~
  • 單純的放錯位置應該不會被告吧....這樣也太嚴重啦~要小七有因為商品被放錯而受有損害才行,而且在訴訟法上,還得舉證說:有什麼損害,損害要可以證明....多少有點難度唄



    是不會構成毀損罪呀....但是有沒有其他的(民事)責任我就不敢說啦~不然學長您試一下看看會怎樣再跟我們說啦~噗XDD

    katsura 於 2008/08/13 03:13 回覆

  • lacatima
  • 有毀損啦...無形商品價值的毀損<br />
    把超商便當放到垃圾桶之後還有人想買嗎...<br />
    這樣這個便當的價值就滅失或折損了,所以是侵權<br />
    可樂放到垃圾桶外觀雖然沒有損傷,但是他的商品價值已經減少<br />
    <br />
    商品實質或許沒有改變,但是這無形的價值已經完蛋了<br />
    無形的價值往往比有形的還要更有價值<br />
    <br />
    另外...我覺得重疊不見得會是壞事<br />
    因為強制猥褻跟性騷擾本來就有模糊地帶<br />
    像是襲胸10秒,要說強制也可以,要說性騷擾也可以<br />
    因為如同版主所言,所為猥褻或性騷擾本無明確規範<br />
    既然如此,何不放寬相關法條的適用範圍,只要一罪一罰即可<br />
    公訴罪沒有保護被害人的問題,因為強姦罪等等 都是公訴罪<br />
    把程度分為 強姦>強制猥褻>性騷擾<br />
    考量社會觀感的話,襲胸10秒早已變成強制猥褻<br />
    (說黃色笑話則否,所以性騷擾防治法仍有適用的領域)<br />
    公訴降低刑責的想法是給法官的解套而不是給加害人鬆綁<br />
    畢竟...如果判定猥褻或是性騷擾上,已經有強大的社會觀感影響<br />
    降低刑法徒刑期限會給法官更多空間<br />
    (我看到的重點是社會觀感要看到罰,被害人要看到罰)<br />
    教育警察會比一般人簡單嗎?我不這麼認為<br />
    雖然警察人數比較少,但是警察要受理的案件包羅萬象<br />
    如果警察真的能對每一個受理案件的相關法律都應用嫻熟<br />
    他們會去當律師檢察官法官,而不會只乖乖當個小警察...<br />
    當然,版大跟我對警察的要求可能不盡相同XD<br />
    我個人真的只把警察當普通人...
  • 刑法上的毀損針對的是有體物,判斷標準是在物理層面,如果說商品的無形價值減少,我不認為是刑法毀損罪的範疇.所以我才會說算是侵權行為屬民事責任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處罰被告必須要用"刑法"的罪名不可?

    同樣都有罪名有法定刑,為什麼非要用刑法?因為這樣比較屌嗎?這才是本文要表達的.並不是沒有用刑法來處罰的就不是犯罪.

    就像你說的,如果真的要考量社會觀感,要讓他被處罰,用性騷擾防制法也是有處罰,為什麼非得用刑法不可?甚至為了要用刑法不惜降低強制猥褻的刑度標準,我覺得太本末倒置了

    舉個例子來說:A把被害人壓倒在地,手深入被害人衣物內摸胸達十秒 跟 B在公車上因乘客眾多見機不可失便將手伸向被害人胸前摸胸達十秒.這兩個例子都有摸胸達十秒,兩個都用強制猥褻辦理,你覺得合理嗎?光就摸胸十秒這點來講,還有很多情節可以區分,怎麼摸/在哪裡摸/是誰摸/強制還是趁其不備還是趁其無法反抗?什麼樣的情況情節嚴重到我們要用公訴罪?強制猥褻跟性騷擾防制法不只差在量刑還有告訴乃論與否的差別.假設我們把強制猥褻的法定最低刑度降低,讓AB都用強制猥褻罪處理,對B來講他雖然服刑較少,可是他跟A一樣都被貼上強制猥褻的罪名(標籤),這樣對B來說並不哪麼公平.

    法律雖然很有很不合理之處,但它背後一如其他學科有強大的理論在支撐,沒有必要處處迎合社會觀感,大家都說給他死給他死,他就真的該死嗎?

    再說,問一聲要不要告訴,不就是為了要迎合社會觀感:讓被告被處罰,因為就算不構成刑法強制猥褻還是可以用性騷擾防制法處罰他.

    最後,我想要表達的是,警察某種程度上也是靠法律吃飯的吧,對於可說是自己"專業"領域的東西,注意義務沒理由跟一般人一樣,而且我也說,就算警察沒問,檢察官也應該要問,檢察官沒問就太誇張了,我並沒有要求警察對每個案件法條都很熟,但檢察官就不一樣了吧?更何況教育警察並不是壞事(還有警察就算法條都很熟他們也不能當司法官因為條件不同).

    另外補充一點,法官判決除了解釋法律不同外,會受到判例拘束,以前怎麼判現在就怎麼判,是有法安定性需求的.很多法官會為了不要被上級審挑毛病(影響自己考績)就按古老的習俗去判,這是很容易被詬病的一點.當然現在已經有很多法官嘗試著在不同案子裡作新的判決,希望可以打破陋習重新解釋法律,我想這一塊會越來越好的.

    katsura 於 2008/08/13 17:04 回覆

  • ckkc1108
  • 樓上小明解釋的好精湛啊~<br />
    我還是乖乖去我的7-11玩貨架商品大風吹就好了~<br />
    玩這個一點法律問題都沒有<br />
    真爽~
  • 我怕以後小七的門口都貼學長的照片,旁邊標明此人與狗不得進入.....囧

    katsura 於 2008/08/14 00:17 回覆

  • ckkc1108
  • 我打算禮拜天練完劍帶你們去7-11買飲料順便玩商品大風吹<br />
    看看人多一點店員會有甚麼反應
  • 挖咧你是認真的喔.....我只能說那間小七的店員衰到一個不行

    katsura 於 2008/08/14 14:09 回覆

  • ava
  • 呀~我應該考試前來看你的網誌的<br />
    今年司法四等也剛好有考到XD<br />
    雖然我有猜到題目XD
  • 不會吧~這個是題目喔.....我連報名都沒有耶竟然可以這樣搞,看來我應該扮個"考前蒙眼大猜題之猜到就是你的"講座XD

    katsura 於 2008/08/14 14:12 回覆

  • lacatima
  • 對阿,所以我也認為把商品放入垃圾桶算是侵權行為<br />
    這部份的責任應該是屬於民事上的問題,而非刑事<br />
    <br />
    至於關於強制猥褻,我的意思並不是說非得使用刑法不可,而是在於界定強<br />
    制猥褻輕重程度有疑義時,降低刑度可以給予法官比較多的思考還有裁量空<br />
    間。<br />
    我相信版大要表達的是”為什麼一定要用刑法”,但是我想社會大眾要表達<br />
    的就是”這就是要用刑法”,沒錯,的確有犯罪有輕重動機情節等等可以讓<br />
    法官或是檢察官依照不同狀況是用不同法令。<br />
    <br />
    版大舉的二個例子你要問我用強制猥褻合不合理,我會告訴你合理,因為強<br />
    制猥褻的強制還有猥褻根本就是難以定義的存在。同時可用二種法律裁量是<br />
    給予法官更多的思考空間,如果法官認為真的不應給予被告刑事上的責任,<br />
    那是法官的權力跟思考。但是在廣泛被認為是強制猥褻的行為下讓法官要使<br />
    用性騷擾防治法卻也放縱了被告。<br />
    <br />
    也就是說…在原本的 強制猥褻=>性騷擾 之間的灰色地帶,我認為可以用降<br />
    低降低強制猥褻的刑度來補足。在判定到底是性騷擾還是強制猥褻的時候,<br />
    法官自有他自己背後的邏輯與理論。<br />
    <br />
    簡單的說,社會觀感已經認定”襲胸”就是強制猥褻,所以會被認為應當用<br />
    強制猥褻去辦,如果10秒很輕微,那就給法官些空間,讓被告少關點時間,<br />
    或易科罰金吧。(至於法官要不要認定是強制猥褻,那就是法官的邏輯了)
  • 不是社會觀感怎麼樣法官就要怎麼判,這是兩回事

    還有我想你根本沒有仔細在看文章吧?這個案子的問題其實一開始就不在到底是猥褻還是沒有猥褻,而是在"有沒有相當於強制"的行為上,我說的那兩個例子,B案可能根本沒有該當強制行為.本案是說,法官已經認定沒有強制了要用性騷擾防制法處罰它,卻發現因為缺少訴訟要件(告訴),只好判它無罪.如果說本身認為根本沒有該當強制猥褻,法定刑再低都沒有用,沒該當就是沒該當.

    強制猥褻最低刑度太重了所以就算該當了也不敢判,只好在法條解釋上打轉一下.你說,只要降低法定刑法官就敢判了,這樣真的好嗎?

    動了強制猥褻的最低法定刑,其他原本也是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的罪名要不要也跟著動?例如:聚眾強暴脅迫,放火燒毀自己住宅致公共危險,肇事逃逸,生母殺嬰,搶奪,都是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刑度的罪名,為什麼強制猥褻跟這些犯罪的刑度是一樣的?是不是當初立法者認為強制猥褻的嚴重度跟這些犯罪一樣所以這樣規定?如果降低強制猥褻的刑度,是不是代表強制猥褻是沒那麼嚴重的犯罪囉?這樣跟你口中的"社會觀感"有符合嗎?

    刑法不是只有一個法條,刑法也不能只站在受害人/社會觀點的立場,刑度屬於刑事政策的問題要用整部刑法的體系去審核(這又牽扯出立法委員常常亂搞,像那個酒罪駕車),同時也要考量被告的立場,所以我會覺得沒有充分的學理跟實務數據作支撐,任意說更動刑度就好事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再說,如果像你說的把灰色地帶用降低刑度來補足,首先,灰色地帶是什麼?什麼樣的案子屬於灰色地帶?其實性騷擾防制法第二十五條(見本文)也規定兩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還可以併科罰金,單就刑度來講已經滿足你說的結果了.所以你是認為說,因為"罪名"的關係,強制猥褻聽起來比較屌,很符合社會大眾給他死的心態,所以沒用強制猥褻處理就是放縱被告?

    還有,你一方面說,法官可以依自己的邏輯認為是不是強制猥褻,又說一般大眾覺得那是強制猥褻法官沒這樣認為就是放縱,放縱=不應該,那法官到底有沒有獨立思考的權限啊?這樣的話我們國家就改採美國陪審團制,讓菜籃族都可以當陪審團去決定被告到底有沒有罪,完全符合"社會大眾"的觀感,法官也不用那麼辛苦只要聽審就好,豈不是皆大歡喜.

    katsura 於 2008/08/14 15:09 回覆

  • solidus1617
  • 首先,請保障一下沒趴又當兵當到很笨的人的言論自由吧<br />
    XD<br />
    由於案件類型受到保護,這兩個案件的判決書無法親自閱<br />
    讀,我對於這兩個案件的案情概要是從各家媒體報導中拼<br />
    湊而成的。對於前案的一審判決,我覺得關鍵根本就不是<br />
    秒數的問題,而是行為時點與規範完備性。(當然這樣的<br />
    結果對於被害人而言是不公平的,於是乎二審時便出現了<br />
    [處於擁擠人群中類似於處於被強制的狀態]的見解來試圖<br />
    為無法可處理的該案來解套,不過這見解我覺得還是有討<br />
    論的空間);對於後案的一審判決我不表贊同,不過關鍵<br />
    一樣不是因為秒數,而是所謂的強制狀態是否需要有一段<br />
    維持的時間?在被害人推開行為人之前,我認為這已經是<br />
    實行了強制猥褻的行為,推開以後行為人即停止行為並不<br />
    代表先前的行為即沒有強制,頂多只能算是量刑時的考量<br />
    情事。最後小離題,對這兩個判決最應該負責的,個人認<br />
    為是新聞媒體。一群不尊重他人專業的人在那兒妄稱自己<br />
    很專業,抓著幾個有搧動力的語句便恣意扭曲誤導民眾的<br />
    認知,於是便出現了自以為摸十秒以內無罪而去摸結果被<br />
    判刑、摸完還自以為無罪去跟被害人嗆聲的人們,媒體再<br />
    繼續加強[司法腦殘]的印象。民眾不信任司法,最得利的<br />
    是誰呢?可以自己想像。
  • kilualr
  • 看來還是有必要去查一下判決書<br />
    據我所知這個案例本身似乎是受害人在內衣賣場,被告趁<br />
    著人很多的時候摸了被害人,被害人本身不知情,是她的友<br />
    人發現提醒她,被害人大怒憤而告他.<br />
    也就是說,如果要討論強制猥褻跟性騷擾防制法有什麼不<br />
    同,最大的不同就在強制猥褻一定要具有強制性質,而性騷<br />
    擾防制法則屬趁其不備之流,如果要比喻的話,就像強盜跟<br />
    竊盜的差別.<br />
    所以你說被害人推開被告之前算不算強制,我都覺得還有<br />
    問題,因為強制必須要因為行為人的行為使被害人不能反<br />
    抗才行,今天被害人並沒有察覺她被襲胸,就算第二審硬要<br />
    坳說處於人群中這點也是很有疑義,因為"處於人群"這個情<br />
    狀並不是由被告造成的.<br />
    我也覺得媒體講的很誇張,一直不停強調秒數,搞得整個焦<br />
    點都轉移了,看的人如果沒有一點判斷力,整個就被媒體牽<br />
    著走.有摸就有摸,摸幾秒怎麼會是問題,重點在是不是有強<br />
    制,其實現在猥褻的判斷範圍已經放的很寬了,幾乎只能用<br />
    有沒有強制來區分說到底屬於哪一塊.媒體不了解一直講<br />
    著幾秒幾秒,然後大家跟著起轟,唉
  • solidus1617
  • 大致上妳說的是跟我的意見一樣(其實我的blog有寫過關於<br />
    襲胸案的看法),這裡我要說明的是,我說的[被害人推開<br />
    行為人算不算強制]那段,並不是指襲胸案,而是舌吻<br />
    案。就舌吻案我看到的案情是這樣:行為人幫被害人洗澡<br />
    時抱住被害人舌吻,被害人由於驚愕,過了五秒後推開行<br />
    為人,而行為人被推開後即未有繼續強吻被害人的動作。<br />
    我有疑義的是:處於被強制狀態是指被害人無法反抗,那<br />
    麼這個強制狀態是否要持續相當的時間已顯示被害人無法<br />
    反抗?還是只要行為人實行足以使被害人無法反抗的行<br />
    為,都算是強制行為?
  • 這樣說的話....我會傾向認為強制狀態無須持續相當時間,不過實體法上是這樣講,到了訴訟法上,要怎麼證明那個強制狀態呢?也許是因為很難證明判決才會以相當時間去判定吧?所以實體法講的是一回事,到了訴訟法可能就不一樣了,難怪某大要說:真相是推測出來的,因為時間不會再還原,所以審判結果不能說一定就是原來的那個真相.

    katsura 於 2008/08/15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