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老大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也是驚愕的
腦袋裡回想從小看到大的柯南有說:真相只有一個
那怎麼會沒有真相?

所謂的真相是什麼?
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們只能憑各種東西 各個人說的話,去[推斷]出來
每個人主觀看法都不一樣,陳述出來的東西也不一樣
對每個人而言,他眼睛裡看到的東西也不一樣--更別提同樣的東西到不同人的腦子,會有多大差別

我並不期待有一天那些人會看到這篇文章

過去的事情,即使很傷很痛,對我而言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是過去的事
即使我費盡唇舌用盡力氣去解釋,我的立場我的想法
那都沒有用
只要那些人認為我說假話,而且是[誠懇地在說謊]
或者也可以說,痛都痛了,還說那麼多幹麻
所以我沉默
而這不代表承認一切那些人心中所想的假設

在最初我就沒欺騙過他們
在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之前我就選擇坦白
這就是屬於我的真相
要怎麼解釋 是他們家的事情

還是朋友的時候,我沒有說謊
即使有舉止不洽當
還是沒有改變最初的初衷

但是在已經不是朋友的現在
應該說,從不是朋友開始到現在,還有未來
因為已經不是朋友
所以我沒有必要對他們盡是朋友的責任
也沒有力氣顧及那些人是否高興還是悲傷


我願意承擔一切怨恨與指責
因為在某個時點,我的心的的確確背叛我的理智
但是行動沒有
那些人認為這樣是不被允許的
所以我選擇坦白
對於這些話所造成的傷害,我願意承擔他們的怨恨
只是
我不能忍受一邊欺騙,一邊私底下進行他們所不願意看到的活動
對於恨一個人,能讓自己更快站起來 的原理
我是很了解的,請自便
爾後,即使碰了面也像是路人
那是我所想到最善良的方法

反正如今
一切的說詞大概也只是巧言辯白
只,我願意承擔所有一切
但,對於不是朋友的人,沒有權力過問我的所作所為,
就如同你不會在意,擦肩而過的人要去哪裡,以及他們家的狗是不是同性戀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lualr
  • 後記:<br />
    <br />
    雖然我也不知道那些人心理想些啥<br />
    也是用自己的推測去看待<br />
    現在看起來<br />
    事情已然過了很久(對我而言是很久沒錯)<br />
    所有的不快樂都沒那麼重要<br />
    至少<br />
    在看到一點點善意的時候<br />
    仍然感動的無以附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