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忍不住要懷疑 真的是生在一個太平盛世裡嗎
沒有戰爭是真的 但不代表這就不是一個亂世
政治亂象 外交困境 經濟恐慌
古來亂世的定義是否也該改了
國之將亡 必有妖孽
快回想一下你身邊 是不是有披著人皮的鬼
有 對吧?

台灣的民主政治 是急就章下的產物
應該說 延續中山先生的思想隨著撤退倉卒成行
儘管經過動員戡亂時期
人民該有的準備仍然不足 時至今日亦同
底盤不穩無法蓋出一棟堅固的建築物
平常也許看不出來 等到來場風雨 便飄搖了
東挖西補 補不出好貨 最好的方法是坎掉重練
只是台灣的社會承不承擔的起這樣的負荷

民主政治的理念 站在人人平等 票票等值的前提上
假設每個人的能力都相等 在多數決的原則下選出大家心目中的賢能
然而事實上 每個人的能力都不相等
有人先知卓見有人短視近利 考量的因素不同就得到不同的結論
誰能否認能力是有高下之分這點?
所以
一個國家如果笨蛋多 就容易選出一個笨總統
我並非否定人人平等的概念
價值上每個生命是平等的
但能力有高低之別
如果你說 越是愚笨的人就越嚮往智慧
那麼笨蛋和聰明人的辨別標準應該在哪裡?
癥結點在於
不管候選人是聖人 慈善家 偽善者 還是小人騙子 , 只要誰能贏得民眾的心誰就能做總統

發現了嗎?
民主體制的目的是多數決選賢與能
選賢與能是什麼?這點上已經產生承認每個人的能力不同的觀點
如果每個人能力都相同的話 不必讓"賢能的人"出來當總統
抽籤決定就行了
如果你還堅持人人平等包括能力上平等
那在這點已經根本上自相矛盾

民主政治還有一個優點
在於元首或民選官員有任期限制
即使笨蛋選出了笨總統  任期過了他還是得滾
只是必須經過四年的忍耐
為了防止一個人攬權過久而生心術不正貪污腐敗的人性弊病
也就是說,這個優點
根本建立在一個對人性的不信任上
而民主政治說穿了 不過是一群不信任人性的人 和一群曾經相信卻吃過苦頭的人
所妥協出來的制度

民主制度的基石 應該建立在民眾有好的辨別能力
簡單的說 減少笨蛋 減少盲從
讓笨群眾變成聰明的群眾 才會發揮最佳效益
等到群眾是聰明的時候 才叫做already

廣義的能力來講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就像大家都應該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
但仔細一看 卻沒有兩個長的百分之百神似的人
能力 可以說優點 也沒有百分之百相同
兩個很會畫畫的人 畫出來的東西會一模一樣嗎?
找出屬於自己的能力好好發揮 這是人生命中的課題
雖然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能力 但它不會自己出現
需要發覺培養
當然 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當個一無是處的人
繼續靠杯下去
只是努力過的人不會同情你而已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