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打電話來 追問畢業
然後很驚嘆地說 "啊!你六月就要畢業了耶!!"
對於一個渾渾噩噩的人來說 畢不畢業祇是有沒有拿到一張印著畢業證書的紙而已
然而大學的文憑 我似乎還沒夠那個格承擔
六月將會改變我的人生嗎?
只是能不能進期刊室的問題吧
在搬出來住之後 人情的聯繫似乎就這麼稀薄了
提前分道揚鑣 我對畢業更少了那麼點應該有的不捨
只要活著 就能見面
是不是得要歸咎於對人類感情的淡泊呢?
(又想起羽山對紗南說"只要活著 就能見面",但是對於互相需要的兩個人而言,只是活著並不夠)
我並非很單純的想 而是過於隨性冷淡了?

"即使要分道揚鑣 我們仍不停下腳步"
等適應了新的日子 生活漸漸習慣 也就安於現狀了
人生就是不斷地別離 不斷地適應新環境
也因此 我們不停下腳步的原因
只是在於 沒什麼道理停下來?

對於這句話
毋寧更喜愛解為
往目標夢想奔走 而不願意停下來
那就不是無奈的分道揚鑣

現在的我 甚至覺得 只是活著就很辛苦
但是 有太多人在面前對我招手"快來啊"
即使步履蹣跚 氣喘如牛 仍然覺得很欣慰
也許 能夠走得既辛苦又快樂


創作者介紹

Silver dust lane

kat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